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 | 联系我们
在梅边
查看:549  发稿日期:2015/8/28 11:25:22

      在梅边

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。爱情,是往返的幻觉。我馈赠于你,你回馈于我。放不开,那命运鉴定的爱情,躲不开,这注定凄艳的荣幸。所以——就让我以死来殉你,请葬我于此,等来年春动,你以生来赎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题记

春水望断,夏花宿妆残,谁闻秋蝉,谁知冬来,冷秋千,笑声似犹在,剪不断思念,欲理还乱。我于梅园捡起了你的一轴小画,便痴了,夜间念着你的名字,仿佛隔着山水望见了你的眸子,无边的想念在心中恣意开花。或许我的呼唤起了作用,你从坟墓中起身,将明月之珠托付于我,你的魂灵与我翦烛临风,西窗闲话。纵然你是还未还阳的鬼魂又如何,为你开棺,为你受刑,皆是我心甘情愿。爱上你后,我便知,我将为你孤注一掷,义无反顾,不相负。

三生石,忘川水,妄想磨去你的印记,却徒然无功;酆都城,鬼门关,在我的执着前,不堪一击。那些小鬼,他们笑我痴,我指指心口,饮一口酒,闭上眼,笑着不语。他们不懂,有你的地方,纵然是地狱,也是天堂。若真的有轮回,主宰着这一切,那么,我们前世会是什么。你若是那雨下撑着小纸伞行走的女子,我便是你足下驻留的一块青石板;你若是那江南水乡采莲的女子,我便是你皓腕下差点错过的那一朵;你若是那高高在上的公主,我便是远方吹笛眺望的剑客。

生同室,死同穴,口不心齐,寿与香灭。

杜丽娘

朝飞暮卷,云霞翠轩;雨丝风片,烟波画船。春色如许,却荒芜残败,我生得青春绝色,竟难觅归宿,岂不辜负了红颜?未遇到你之前,只是个牢笼中的鸟儿,你可知我当时的苦楚与艰难?我等你,等了三年。那日游园惊梦,你分花拂柳而来,你的笑容,你的眼眸,让我一眼陷落了进去,不知反抗,就那样将自己交付于了你。第二天却寻你不见,在梅树下泪雨滂沱。衣衫渐减,憔悴香陨,我在棺木中寂寞地等待着,光阴将我的心思与深情深深掩盖。

直至三年后的一天,你一声声的呼唤将我的魂魄唤至你的身边,如同乍然燃烧的鸦群点亮阴霾,阴阳的界限也不能将你我分开,大雾慢慢消隐,你的面庞渐渐清晰,是梦中魂牵梦绕的那张清瘦的脸。此时准备坦白的我多么担心我的柳郎,输给了阎王的判笔,我将万劫不复。然,你的一句“你是俺妻,俺也不害怕了。难道便请起你来?怕似水中捞月,空里拈花。”将我悬在半空的心徐徐放下,我笑靥如花望着你,只知道,你是我命中的劫,却也是最湛蓝的天际。

你开棺,我复生,执我之手,偕老莫负。

柳梦梅举世而罕见,杜丽娘遗世而独立,汤显祖用梦编织了一个巴比伦花园,但它真的存在。在梅边落花似雪纷纷绵绵谁人怜,在柳边风吹悬念生生死死随人愿,千年的等待酸酸楚楚两人怨,牡丹亭我眷恋日日年年未停歇。岁月摧残发白,杜若旋老,幽离还生,我愿爱你越过千里,穿过千年。魂兮,归来,缘兮,再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vip客户一部 张艺)


 上一篇:寒鸦栖复惊
 下一篇:欢乐一家人

地址: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东苑花园11号楼3112号

总      机: 0938-8523607

百度客服: 0938-8523607

Copyright© 2005-2015 天水博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

天水博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