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 | 联系我们
寒鸦栖复惊
查看:410  发稿日期:2016/3/21 9:36:57

      我家所处的那块地域叫江淮之间,是个半南不北的地儿,所以在景观或是人文上都有些南北混杂的味道,实在是一个奇怪的所在。小镇很小,小镇很老,两千多年前的故事,几百年前的建筑,虽然大多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,更多的则是一栋栋新建的小楼。而我家,前面是平房,中间一个院子,后面是两间瓦房,左右被水泥糊墙隔开,邻居家的树却不管这些,自顾自的把枝桠往我家伸。

      我在这里,居住了十一年。

      高中上郁达夫《故都的秋》这篇文章时,忽的便想起了住了十一年的老家。早晨起来,到院子里洗漱,蹋在一块块不平的大石板上,水是井水,清澈透凉,跟天色一样,是干净而清淡的。从被四面围起的小院抬头看,又觉得天被延展的更加开阔,麻雀从青黛色的瓦上飞走,翅膀扑腾的声音也能传的很远很长。这意味难得,当时不知,离开了,长大了,懂了,却只能回味了。

      秋冬之景,在于旷达,秋冬之意,在于寂寥。

      大学来了西安,北方的秋冬,果然是更有味道的。大一那年,雾霾还不严重,天一冷,空气中就透着一股朗朗的味道。学校的水池边,芦苇被修剪去,黄褐色的根部整齐的站立着,水都结了冰,阳光是白的,斜斜的射在冰面上,亮的刺眼。试探性的踩了踩,感觉挺厚的,便大着胆子走到池中心拍了照,算是实现了一个儿时的梦想。可惜后来的水池再没有结过那么厚的冰,而西安的天气污染也愈加严重,路上的人们行色匆匆,想要逃离,再没有心思驻足去看去感受,而其实,就算驻足,也没有什么能看能感受的了。

      这几日西安下了很大的雪,有人说,西安下了雪就成了长安。长安留下的物件已经不多,城墙,大雁塔,钟楼,整日在钢筋水泥与汽车的轰鸣声中孤独的矗立着,也只有下雪的时候才能那样安静而高傲的绽放。城墙根下,穿越千年,先人面带微笑,用古老的音节颂着诗篇。而后,又是整日里的忙忙碌碌。

      春日里的清茶,秋天黄昏下的淡酒,大雪纷飞的时候大大的哈出一口白气。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,衣衫褴褛的老人跪倒在路边,不知何处而来的艺人弹着吉他悲伤的唱啊唱,就这样,漫漫长长。


 上一篇:
 下一篇:在梅边

地址: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东苑花园11号楼3112号

总      机: 0938-8523607

百度客服: 0938-8523607

Copyright© 2005-2015 天水博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

天水博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