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 | 联系我们
查看:387  发稿日期:2016/5/6 9:12:49

虽然早已入冬,却还记得秋天有一段时间阴雨绵绵,当时是恼雨的,心情也不那么爽朗,这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却让人莫名地想起了那段晚秋的雨。它冲刷着世间一切的倦怠,叶懒得绿了,天懒得晴了,就连人,都会找找换季的借口,懒得动了。向来是不喜欢雨的,只因自身率直的脾性,实在懒得麻烦。却是喜欢赏雨、写雨的。也许没有喜雨之人赏雨的心境之高,却也曼妙着自己别样的千思万绪。

那次回家,无意间瞭见邻居家的一抹红墙,不禁回头多润了两眼。那是一墙出落雨后的爬山虎,那水润水润的红是这般娇羞,让人忍不住想要伸出双手去爱抚。其实,红枫才是得到更多人垂爱的秋红,一片片红艳艳的在枝头。伴随着秋意阑珊,一层层以树根为圆心安详地伸展开来。红枫美在她的飘落,那铺开的才是美得欲言又止。一场秋雨该是有怎般的不食人间烟火?打湿这一层层枫红的眼,一睁眼便已被压得窒息。而爬山虎却越发的通透灵巧。原来雨里,纵向比横向的要美!只是因为在纵向里,大家给了彼此空间,方可相得益彰。这得益于雨,其实质是得益于水的灵气!

山泉,清爽甘甜,净洁透明,在山则清,毫无杂质,品来已畅快无比,烹一杯香茗,甚是佳品也!水是天来的好!再次之的,便是古人所谓的雪水了吧!唐代白居易“扫雪煎香茗”,宋代辛弃疾“细写茶经煮茶雪”,元代谢宗可“夜扫寒英煮绿尘”,更甚之,曹雪芹细腻笔法下的妙玉与茶。黛玉因问:“这也是旧年的雨水?”妙玉冷笑道:“你这么个人,竟也是大俗人,连水也尝不出来!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,收的梅花上的雪,统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翁一翁,总舍不得吃,埋在地下,今年夏天才开了,我只吃过一回,这是第二回了。你怎么尝不出来?隔年蠲的雨水,那有这样清淳?如何吃得?”想来这么个讲究的吃法,也只有古人有那个闲情逸致了,今人,若许也有,那便是高山大家了,日常人,哪来那般精致?又哪般懂水、懂茶?一样的人多了,也便顾不得去想了......年轻人是不甚饮茶的,我自然也没有饮茶的习惯,但我喜欢茶,总愿去想象茶叶在杯水中蜷缩、伸展舞动的美,总愿去品味茶水入口的涩香久久不去。我有个怪癖,那便是喝茶的时候,总愿意顺水喝到一两颗茶叶,待水缓缓入喉后,宁心咀嚼茶叶的过程。这也算另类的“吃茶”了吧!其实茶的讲究很多,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久久留香的茶文化了,而我,也只能将自己对茶粗鄙的喜欢言尽于此了。只是,茶有了水,有了好水,才存在地有意义,一切亦是缘于水的灵气!

大家辜鸿铭论中国人是温良的,中国人最美妙的特质是,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民族,它既有着成年人的智慧,又能够过着孩童般的生活——一种心灵的生活。那么,这似乎亦可和老子《道德经》中的经典相美相成了吧!“上善若水,水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居善地,心善渊,与善仁,言善信,政善治,动善时。夫唯不争,故天尤。”水自是温良的,是清明宁静的。

像水一样活着,攒得了信念,耐得了寂寞,等得了时机,容得了大千,乐得了不争,润得了生命,感得了恩德,守得了本心,柔德柔思,无为而治,方可君子有为也!


 上一篇:何谓职业尊严
 下一篇:寒鸦栖复惊

地址: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东苑花园11号楼3112号

总      机: 0938-8523607

百度客服: 0938-8523607

Copyright© 2005-2015 天水博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

天水博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